今天是李涵学生生涯的最后一天。

    放学的铃声响起,李涵还坐在原位没有动。她的桌上空空如也,因为高二这学期的所有课本,刚才都被她卖给学校了门口收废品的大叔。她用扁担挑了两个来回,那么重的一堆书,也只卖了不到五块钱。

    李涵其实是个性格很开朗的人,也很爱学习,每次考试都能稳稳坐上年级第二的位置。只是,家里已经穷到揭不开锅的境地,随着农民工父亲因意外而去世,刚成年的她就成了全家十几口人唯一的劳动力了。六个弟弟七个妹妹一个卧病的母亲还有健在的四个祖辈爷爷奶奶,十几张嘴都等着她养活。

    所以她不得不中断学业,明天去工地上搬砖以维持生计。

    这巨大的打击,让她一夜间从一个外向开朗的阳光少女,变成了一个沉郁早熟的悲情女人。

    李涵深深叹了一口气,橙色的夕阳照进空空荡荡的教室,她挺直的修长身影被拉得格外孤独。

    “喂,李涵,这学期的班费你还没有交。”最后一排有凳子拖动的声音,有人走近她,白皙的手指在她的书桌上敲了两下,清冷的声音中带着惯常的不耐烦,“不过我已经帮你垫了,总共一百块。看在你上次考试故意让我的份上,我就不要你还了。”

    李涵微微怔了怔,茫然地抬起头,班长林清那张好看的脸映入眼帘,还是那副别扭冷漠的表情。这个班长每年都以这幅别扭的表情告诉她,她已经帮自己垫付了班费学费以及课本费,所以为了报答,每次考试,李涵都会故意做错几分的题,让林清稳坐年级第一的宝座。虽然平日林清没少欺负她,但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了,李涵还是感到了一股难言的忧伤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林清。从小学到现在这十一年,真的谢谢你了。”李涵突然起身,拉住林清的手,直直地看进对方的眼中,诚恳地感激道。

    “干嘛突然这么煽情……”林清比李涵矮一些,李涵一站起来,林清感觉自己的气势顿时就被压制住了。这块木头今天是吃错药了吗,平时就知道跟她斗嘴扯皮,今天怎么突然这么主动还拉住她的手,林清心里有些害羞,嘴上还是强做凶狠冰冷,“你不要感谢我,我可不是白送你的。等期限到了,你就得连本带利地还给我哦!”还不起就把自己卖给我,林清心里这么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会还的,”李涵很认真地说道,语气中突然带上了一些哀伤,“但是这个学期,你不用再替我垫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林清愣在那里,向来灵动的表情带上呆傻,看起来有些滑稽。

    “家里出了点事,明天起我不会再来上课,以后你自己好好保重。再见。”

    李涵说着,挺直了脊背,没有再看林清的表情,径自走出了教室。

    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李涵一路蜿蜿蜒蜒,跋山涉水,走过无数乡间小道和泥泞小路,穿过无数森林草丛,避开无数蟑螂蚂蚁老鼠臭虫,足足走了三个钟头,才终于从学校所在的市区走回了自己的“家”。蓝白相间的塑料窝棚,里面用几根木头支撑着,勉强撑出几十平米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曾孙女孙女女儿姐姐,你回来啦!”男女老少们不知从哪个角落都冒了出来,看着李涵眼冒狼光,一个个条件反射般的张大了嘴巴,如同乞食的宠物狗一般伸长舌头,哈哈喷着热气。

    “呼啦”一声,她头顶,一块的塑料布屋顶坍塌下来。

    李涵习以为常,淡定地避开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!”

    巨肺少女李涵中气十足地大喝一声,屋顶便被这气息震回了原处,凹下去的棚顶恢复饱满。

    李涵看着面前排成一行嗷嗷待哺的男女老少们,从怀里摸出十个馒头,掰成小块,以标准的投篮姿势一一丢进他们大张的口中。几秒疯狂的咀嚼声后,他们再度张开了嘴巴,眼中闪着比刚才还要饥渴的食欲。

    李涵摊手:“课本就卖了五块钱,只有这么多馒头。你们赶紧躺回去吧,站着多费体力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,嗖的一声四散到各处角落,继续李涵来之前的挺尸状态。

    李涵拽着偷偷藏起来的最后一个馒头,走到家中唯一一张床的旁边,坐下来,凑到床上人的嘴边:“妈,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李妈妈是这个家除了李涵以外唯一的正常人,可惜前几年被一只突然出现的老鼠吓成了高位截瘫,从此只能在床上度过余生。

    她艰难地转过头,看着身边瘦弱的女儿,眼中噙着泪水:“小涵,辛苦你了。明天你就要去搬砖了,这个馒头你自己吃吧,不然明天会没有力气的。”

    李涵摇摇头:“妈,你吃吧,我特意留给你的馒头。放心,我在路上抓了只山鸡,烤着好吃极了,现在已经饱了。”

    李妈妈挪动僵硬的手指,又是一番艰难地拉住了李涵的手,叹了口气,好像下定了决心一般,吐露出多年来藏在心里的大秘密:“是爸爸妈妈对不起你,小涵。其实我跟你爸爸是亲姐弟,因为没有知识,买到了便宜的假避孕药,反而导致每年都能中标……本来以为,你是个健康的好孩子,你的弟弟妹妹也会像你一样,没想到每一个都有重度脑残,四个长辈因为频遭打击,也患了老年痴呆,现在只能拖累你……”

    李涵却没有过多的惊讶。早在小学学了点生物遗传知识的时候,她就知道,像他们家这种残疾率高达90的情况,一定是近亲结婚导致的。她点点头,说道:“妈,你跟爸爸长得一模一样,你们是亲姐弟的事情,不用专门告诉我,我都知道的。你放心,只要他们还在,我就会担起养活他们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李妈妈眼里又冒起泪花,从枕头旁边摸出一个小东西,用厚厚几层报纸包着,递给李涵:

    “小涵,这是我们家族流传下来的护身玉,可以保你远离血光之灾,你好好收着。工地上石头多,千万不能被砸死了,家里已经没有钱再做一口棺材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妈妈。”李涵接过,这是一块极有光泽的黑色玉石,硬币大小,表面纹有些许繁复的图案,她把这玉挂在胸前,隔着衣服,心口隐隐感到了一股子暖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她的目光恰巧扫到了刚才包裹着玉石,被拆下来的报纸。

    “盛游公司新游开启,面向全球招聘新游体验师,首个通关者可获奖金千万,逾期不候!”

    盛游公司是c国最大的游戏公司,做出的游戏个个精品,令全球玩家为之疯狂,自然也是财大气粗。这么短短两行字用了巨大的黑体,足足占了整个报纸的版面。

    李涵往下看,终于在报纸的最底下看到了两排小小的字:

    有意者联系153xxxx5353林先生

    李涵思忖片刻,从兜里掏出一台有些年头的诺基亚板砖机,拨通了报纸上的那个号码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